「即時直播」凝視下的俄烏衝突 網路已成新型戰爭型態

「即時直播」凝視下的俄烏衝突 網路已成新型戰爭型態

格斗前先拚财富 马斯克赚赢祖克伯

慈善機構工作人員在烏克蘭利維夫火車站廣場上向人們發放免費食品。(摘自新華社)

俄烏衝突持續緊張,而透過社羣軟體、演算法等即時「直播」的畫面,所有觀看的民衆無形中已成爲戰爭整體中的重要部分,甚至會影響到戰爭本身。《中國新聞週刊》發文表示,俄烏雙方也各自運用網路「即時直播」大打宣傳戰,「網路不僅自身就是戰場,而且已經能成爲征服現實世界的工具」,這無疑是一種新的戰爭方式。

判死10年未枪决 民团抢救最老死囚

一品酸菜魚 小說

文章指出,從2月24日烏克蘭遇襲開始,在這個智慧型手機已經成爲人們生活必需品的年代,社羣媒體、演算法、流量以及高速數據捆綁在一起所提供的圖像,幾乎比以往任何一篇戰地報導都更快、更直觀、更豐富,每個人都輕易成爲「記者」或是自己所支持陣營的「宣傳員」。

文章認爲,社羣媒體上每個參與者的即時發佈、圍觀和討論,抽走以往那些普通人看不見的外交博弈所需要的從容時間與空間。「過去戰爭過程中處於膠着狀態時,那些本該是在外圍的東西,突然成爲戰爭整體中的重要部分,甚至會影響到戰爭本身。」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昝濤就直言,無時無刻不在「直播」的社羣媒體,成了一個混戰的戰場,充滿不確定性,一個人也許無需付出太多成本,就可以吸引來全世界的目光。

「在輿論的聲浪中,人們似乎無暇再思考衝突的根源,也難以保持解決衝突的該有的理性。」文章稱,美國現代戰爭研究專家辛格在《如同交戰:社羣媒體的武器化》中說道,任何人都不能再把戰爭中的各種訊息與實際戰場或地緣政治、外交分開,他們已經攪合在了一起。俄烏衝突是證明社交媒體如何有效影響公衆看法的最好實例。「這是一種新的戰爭方式」;「再也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电脑设备》上奇Q3获利创高 每股盈余1.41元

文章認爲,網路時代的到來,使訊息的時差和核心化都消失了,每個人都參與其中成爲媒介的一部分,這個世界的敘事方式被改變了,它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左右着實際戰爭和政治的進程。

「軍事失敗的一方,可能在另一個層面上,成爲勝利者。」昝濤表示,「現在的輿論技術手段使得戰爭進程越來越變成一個全透明且全世界人民都參與觀察的對象。」

昝濤指出,人類歷史上每個時代都發生過影響重大的歷史事件,但從未有一次像今天俄烏衝突這樣。「全球共時性」這個前所未有的特點,使軍事衝突或者說歷史事件多出了一個面向。這個面向到底意味着什麼,現在下結論,也許爲時過早,但是,毫無疑問「戰爭被改變了。」

《热门族群》需求不见起色 PCB上下游营运保守看